七夕会·旅游贵州布鲁斯

No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anfw.com/,斯蒂尔曼

电影《路边野餐》的英文名是 Kaili Blues。上海上生新所里有一家叫Black Bird的酒吧,老板和酒保们几乎都是贵州人。有个朋友是那里的常客,曾经问店里的酒保们知不知道毕赣,对方马上反应说:知道啊,凯里blues。

少时曾去过一次贵州,只记得各种奇珍异食:炸过的蝉蛹,过油的南瓜花,鲜美异常的鹅火锅和早餐人手一碗的羊肉粉。今天反觉一般,人的胃和见识是一样的,尝得越多越不容易感到兴奋。只有汤底带有中药香气的羊肉粉,让人想一碗接着一碗续,凭借的是它一成不变的古早味。

贵州的景点,多以贵阳为中心,高速辐射2个小时左右车程。长年在上海两点一线出行,很少注意到高速基建,这次全程都很惊艳。路面、沿途路牌、收费站和休息区都完备,现代。那些信号有时候都收不到的山中村口,第一句可能也是唯一一句标准的普通话往往来自收费站的小姐姐:“祝你一路顺风。”隧道之外,还有各种峡谷间架起来的大桥,有些根据跨过的河起了名字,有些则打上了0号桥、布鲁斯11号桥、2号桥的标签,好像长度不到500米都不好意思自称大桥似的。搜索一些桥名的时候,经常看到当地人发自肺腑的感谢:如果没有这座桥,我过年回家要开车8小时。桥让我回家只要2个小时。

去贵阳,当然要去看天眼:FAST射电望远镜。这也许是当代都市人可以享受到的人生中难得醒着不被手机打扰的几个小时——因为不能影响望远镜正常运行,所有电子产品都需要在几公里外寄存。坐大巴车前往望远镜景区,攀爬好一阵之后,终于来到看镜平台。因为没有任何说明和解说,看着这口巨大的“锅”,除了视觉上的震撼之外,似乎还缺了点什么。直到返回手机寄存处,继续参观天文博物馆,那里有4D电影介绍望远镜,并有工作人员演示PPT,才大致了解射电望远镜到底是干什么的。

从黄果树回贵阳的时候路过青岩古镇,就是姜文拍《寻枪》之后出名的地方。我们放弃了本来计划的热门游客经典,比如苗寨之类的,选择第二天去织金。

毕节,织金,这几个单词总觉得耳熟,但也没有多想。还是我先生提醒之后才回忆起来,之前赞助过助学项目的孩子来自这个地区。翻邮件,孩子当时上学的高中离我们去的景点织金洞也就12公里。中国地大物博,有喀斯特地形就不缺有特色的溶洞,而织金洞美好的地方是足够大,且没有过于艳俗的灯光。随后地图上摸了点,去俯瞰鸭池河大桥。一路握着副驾驶的手把上下山,开到高速平路时才发现手心都是汗。大桥通体红色,在云雾缭绕的山谷间好像一个巨人。上山路上,遇到从山顶小学放学的学生;看完大桥,这些学生还在下山。

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的时候,我很容易就带上一种微妙的心态。往往那些能沉浸于美好景色的时刻,不是开发程度几乎为0,就是已经精致打磨过。然而在我看来,中国有大部分的山水胜景可以完胜很多其他国家,但因为熟悉,才会诞生更多平日生活中不会产生的情绪,让人思如泉涌;毕竟在国外旅游,大部分的感官可能都被调用于适应全新的环境,而少了很多思考罢。(徐文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